京城“流动监狱”23年遣送零事故

京城“流动监狱”23年遣送零事故
京城“流动监狱”23年遣送零事故 2019-11-22 01:10:06 来源:北京青年报 作者:陈海峰 责任编辑:陈海峰 2019年11月22日 01:10 来源:北京青年报参与互动   北京市外地罪犯遣送处1995年成立 负责将在京犯案的外地罪犯遣送回原籍服刑   京城“流动监狱”23年遣送零事故 服刑人员从进站到上车坐好,直至锁好车门,刚好6分钟   遣送途中服刑人员戴上定制戒具   伴随着寒潮来袭,市民们收起秋装,换上厚外套,此时冬装自然也是家中衣橱里的“主角”。而有这么一批民警,因为执行任务的需要,出发前几个小时才知道这一次“出远门”的目的地,所以他们在单位的衣柜里永远准备着各个季节的执勤服。   他们就是来自北京市外地罪犯遣送处的遣送民警。近日,北京青年报记者跟随遣送民警执行任务,历时30余小时,行程2600余公里,将若干名服刑人员遣送至湖南省和贵州省两地服刑。   高度保密   临行前才知道目的地   1995年7月10日成立的天河监狱又名北京市外地罪犯遣送处。作为全国唯一一个外地罪犯遣送处,它肩负着将在京犯案的外地罪犯遣送回原籍服刑的任务。民警潘倩说,平均每周一次的遣送任务,前辈们已经坚持了23年,跨越30个省区市,已经遣送过近16万人次,一直保持着“零意外”。   每次遣送前,监狱都会召开遣前预备会。直到这时,参加预备会的民警,才知道几个小时后的遣送目的地,这就要求参加任务的民警随时接到命令,随时换装出门。   执行任务的这一天,天光未亮,在北京市外地罪犯遣送处,今年刚入职的民警潘倩正在收拾自己的衣柜,里面备有四季的执勤服。1996年出生的她是一个阳光开朗的姑娘,不论说什么,嘴角都一直上扬着。今天是她入职以来第一次火车遣送,除了期待以外就是紧张。她将自己任务份内的装备筛了又筛,拿着一沓老民警整理好的流程表和细则看了一遍又一遍。   细致入微   服刑人员清身检查内衣   出发前,民警对服刑人员进行清身检查。“从内衣到防寒的外套,哪里的线头有异常,哪个扣子有松动,包括内衣裤里缝合的地方都要摸,都要看。”遣送一监区党支部书记赵振华说。   赵振华今年45岁,从警二十多年来一直从事遣送工作。作为这次遣送任务的副总指挥,他告诉北青报记者,检查服刑人员这些细节不仅是为了同事的生命安全考虑,也是为了服刑人员的安全着想。“根据往年汇总各地的经验,有些思想比较极端的服刑人员,为了摆脱拘束,希望通过自残的手段制造混乱,或者在就医的过程中趁乱逃走等,我们是遣送过程中最后一道防线。”   清点个人物品后,民警还核对了每个人入监之前的贵重物品,进行详细的核对和拍照后,给每名服刑人员分组戴上戒具。一系列流程完毕后,行前准备才算告一段落。   据赵振华透露,服刑人员之间位置的安排和戒具并不是胡乱链上的,而是根据平时表现及思想情况、服刑时期多少来安排的。这里面讲究同案犯、同乡、亲属关系的,必须要隔开。一名重刑犯和一名轻刑犯编组在一起,如果其中一个想逃脱,另一个不想跑,就可以约束。再就是,同样罪名的罪犯也不能铐在一起。赵振华说,这样科学的“配比”再遇到突发事件时,才能更高效、安全地控制住局面。   快速有序   6分钟“潜行”上车   当日15时30分,北京火车站地下通道里戒严,所有服刑人员在遣送民警和武警的人墙包围下依序走进车站。上车前,民警们会安排服刑人员在一个空旷区域等待上车,民警和武警用两层人墙将其围住。几名民警再次上车检查车厢,心细的民警还将座位翻开来仔细检查。确保绝对安全后,方才组织罪犯上车,点到名字的组先进,按照提前预设好的座位顺序坐下。   服刑人员刚上车,就有人想交头接耳,但马上被民警制止。赵振华说,“这个时候的服刑人员最喜欢抱团起哄,也最难管理,绝对不能出一点岔子。”落座时,刑期短的罪犯可以挨着窗户和过道,重刑犯则被铐在中间。每节车厢所配置的民警,分固定岗和流动岗。   随后,不值班的民警们要赶在其他乘客安检开始之前将一路上所需的物品搬上车,这其中仅服刑人员的一顿晚饭就有200多斤。从服刑人员进站,到上车坐好、整理物品、锁好车门,刚好6分钟。   随着检票进站的广播声响起,车厢两侧车门紧锁,武警荷枪实弹上岗,普通乘客们拎着大包小裹,直奔自己的车厢。但他们并未察觉到这群特殊的旅客。除去春运等特殊时期不能占用过多公共资源外,遣送任务几乎每周一次。据介绍,平均每年出现在遣送名单上的数字有8000多人。   三小时睡眠   执行任务精神高度紧张   “我们全程岗位分三班倒,两个小时一换,这样我们晚上起码能一次性睡够三个小时。”赵振华说,晚上能睡够三个小时已经是很知足了,在以前警力配置不足的时候,他们只能两班倒,一次只能休息两个小时。   “睡上两个小时,‘准点’醒。”民警李占凯说,这是在多年执行遣送任务中睡出来的“毛病”。因为在岗时,民警手机必须上缴,精神高度集中后换下班来,恨不得挨座就睡。但没办法随身携带闹钟,所以那个时候用声音特别小的电子表勉强应付。“可我们又怕叫不醒,所以心里总绷着根弦,最后除了坐着睡觉的本领和‘荣获’腰间盘突出外,还落下这么个毛病。”他说,即便躺在家里,也是两小时醒一次。   “在家里有时候会有错觉,听不见火车的‘咣咣’声,还真睡不着。”赵振华说,这一年里,只有每次将服刑人员交送到当地监狱局工作民警的手上,回来的时候睡得才是最香的,“有时候能睡一路”。   感化服刑人员   为遣返行程定制特殊戒具   到达目的地后,遣送民警们进入高度警戒状态。与上车不同,下车时,遣送队伍要等普通乘客下完后才能下车。历时30多小时,2600多公里的行程结束。在所有服刑人员完成下车、集合等程序后,当地监狱民警将戒具给服刑人员戴上,之后再将遣送前被戴上的戒具取下。而待他们摘下戒具时,北青报记者发现,遣送专用的手铐和普通的也不一样。   北青报记者了解到,遣送手铐是特意找厂家定做的,“手铐之间连接的铐环,普通的只有两个,距离近、活动空间小。而遣送专用手铐之间是三个环,在长时间遣送过程中,无论是吃喝,能在约束他们的同时给他们带来了更大的活动空间和方便。”   除此之外,与冰冷的手铐不同,遣送用的手铐在内侧和皮肤接触的地方有一层特制的软橡胶圈,不会磨损皮肤。即便在严冬,也不会感觉到凉意。减少服刑人员的不适感,也是一种感化他们配合工作的方式。   据遣送民警们介绍,他们最怕的是夜间到站,夜里不仅疲惫,一般绿皮车的站台上光线还差,交接时最紧张。出站时,遣送队伍会花费不少时间。直到服刑人员全部登上当地监狱的囚车,遣送民警们这才可以松口气,整顿队伍离开,交接得以顺利完成。   将一批服刑人员遣送到目的地后,遣送民警们乘火车返京。稍加整顿后,他们还要赶赴下一次未知的行动。   文/本报记者 王浩雄   摄影/本报记者 李娜   统筹/张彬 【编辑:陈海峰】 更多精彩内容请进入社会新闻 社会新闻精选: 小朋友排队自扇耳光疑因没午休 涉事教师被责令辞退 2019年11月22日 14:10:52 河北破获特大侵犯公民个人信息案 涉公民数据上亿条 2019年11月22日 13:35:33 污水井中来回爬行400余米 男子只身救起6岁儿童获赞 2019年11月22日 11:53:09 湖南怀化警方登门向“被吸毒”者道歉 愿意适当补偿 2019年11月22日 08:47:10 安徽“五周杀人案”当事人:改判无罪后努力重建家庭 2019年11月22日 08:40:00 数学老师用“函数曲线”绘出美图 学生舍不得擦 2019年11月22日 08:28:56 幼儿园小朋友排队自扇耳光? 当地教育局介入调查 2019年11月22日 08:25:00 名字带生僻字影响保研 不能因用的人少就选择无视 2019年11月22日 07:37:42 大唐不夜城“真人不倒翁”表演走红 动作惊险轻盈 2019年11月22日 07:34:22 90后入殓师的日常:不参加婚喜寿宴 不递名片不握手 2019年11月22日 07:30:43